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Kei小說 > 都市 > 雲姒霍臨燁 > 第771章 九爺為自己留後手:保你與孩兒

雲姒霍臨燁 第771章 九爺為自己留後手:保你與孩兒

作者:小說免費閱讀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16 11:02:58 來源:做客

-

強行催起記憶,猶如逆天而行。

違逆的下場,便是身體每一處,都達到痛不欲生的地步。

霍慎之這些年出生入死,將自己的命,跟被人的命,握在手中,毫無遺漏之處,已經快忘了命在手中,卻不由己的感覺。

他看著握著狼毫的手在顫抖,隻輕嗤了一聲,那股深埋在血肉裡的狂妄戾氣,自他渾身,肆意爆發……

他偏要逆天而行!

他偏要雲姒跟這天下大局!

他偏要把不能留的死死留下來!

否則,他要這權勢地位,還有什麼趣兒!

記憶在瞬間湧現,如同迴光返照的,無比清晰。

他手腕沉穩如山,落筆之時,剛猛頓挫,鐵畫銀鉤,走筆如煙,一如往昔。

‘妻雲姒,吾甚珍之愛之。’

‘其初為楚王妃,韌刀斬糾葛,起死回骸,於王府苦海翻波。卿卿,吾甚器也,遂生憐愛。後知其為所覓,得其醫,吾身活。棄禮法,苦謀之,終得卿愛,永結白首,生死不離。’

短短的幾句話,寫儘當初雲姒初為楚王妃,在楚王府決心和離,他又是如何從欣賞,變為憐愛。後又是如何知雲姒是他想要找的人,雲姒又是如何給他治好腿疾,他又是如何不顧禮法,扭轉一切,謀取她的。

寫完這些,記憶如同一個完整的瓷器,轟然破碎。

他掩去眉眼之間的異色,細細將信錄為兩份,叫來了霍影:“這一份,放你手中。”

霍影看著自家主子鬢角有薄汗,輕聲問:“主子,這是?”

霍慎之打開書房的密室,取出一個暗藏機關玄鐵的盒,費時打開後,將另一份,放進去。

而櫝中,還有一份明黃的詔書,是先皇所賜,是他最視為要緊的東西,也是武宗帝,最懼怕的東西。

如非必要,他還是第一次,打開這個鐵櫝。

看著石門漸漸合攏,霍慎之在吩咐霍影:“去把巫族聖女找來。”

整個大周,隻有一個巫族的人,那就是西疆而來的南絳。

南絳,居然是巫族聖女?

“屬下這就去。”

至此,霍慎之再提筆:

——‘愛妻雲姒,見字如晤。’

——‘我做此書時,尚為世中人。卿觀此書時,我已為黃泉鬼。珍重自身,切勿傷懷。若已身懷有孕,無論男女,當行雷霆手段,以紫金令,調用段氏山莊暗藏死士,先保自身周全,再清段氏山莊所有,斷不能留活口,萬不可心慈手軟。書房之內,暗格之中,有為夫經年謀劃。若卿有所圖,自有人現身助你。若無所求,則啟暗格,帶走正中央玄鐵櫝後,焚儘所有,其中的聖旨,當保你與孩兒,永世安寧。’

將書收入信封後,霍慎之才喚霍影進來:“好生收著,凡我有半點不測,就將此書信,送到她手中。不管這次,還是下次,都可用。”

原本他從未想過安排這些東西。

隻因為此前,一切事情,都儘在掌握。

可是現在,人算不如天算,一切,還是應該留後手。

至於這些年,乃至這一年的謀劃,他不擔心忘記。

謀權謀力的人,即便是忘記了這一年的所做的一切,等看見書房暗格裡麵的那些東西時,他自然能夠繼續下去。

他對自己所謀過多,冇什麼需要安排的。

霍影先慎重收在自己身上,才道:“屬下去請南絳進來。”

南絳第一次單獨麵對眼前的男人,顯得緊張無比。

霍慎之也記不起她名字了,隻問:“每個獨一無二的巫族蠱女,都能從上一任蠱女那裡,繼承一對最強的蠱蟲。本王聽說,有一對叫‘共生’的。”

南絳點點頭,取出隨身攜帶的一個小香囊:“在我這裡。從我生下來,被選中做蠱女開始,我阿孃就用我的血幫我餵養著許許多多的蠱蟲。我長大之後,就自己餵養它們了。”

她將香囊打開,取出一個啞銅鈴,放到了桌案上:“這一對是‘共生’……”

雲姒來時,便看見,偌大的書房,他坐在床邊。

高大的身子倚靠在椅背上。

聽見她的腳步聲,他睜開了眼。

眼底清明,嗓音一如往常:“過來。”

雲姒端著粥,放在了桌上:“我晾得溫熱了,可以喝了。”

霍慎之並未著急,隻拉她到懷中坐下,握著她的後頸,吩咐:“有些疼,不要動。”

雲姒就將頭依靠在他肩膀上,感覺到冰冷鋒利的匕首劃破肌膚,濕濕熱熱的血,滲了出來,她也不催不問。

良久,那粥已經不冒熱氣了。

她才聽見擁著她的人,暗聲開口:“好了。”

雲姒調整了姿勢,坐在他懷中:“喝不喝,都涼了。”

霍慎之握住她伸出去的手,貼上自己的側臉:“都不問問我對你做了什麼?”

雲姒含笑搖頭:“我信你愛你,你不說,我就不問,總歸,不是不好的。”

霍慎之俯首,貼著她的鼻尖,呼吸與她交纏。

下蠱罷了,他心甘情願承斷骨折筋隻痛,受那隻子蠱,也絕不能失去她。

看著雲姒的眼眸,他微微一笑:“今夜之後,你心口會長出一個圖騰,若是我死在戰場,圖騰,就會消失,你也早些為自己打算。”

蠱蟲令有彆用,他冇再開口,也囑咐了南絳,不能說。

“共生”二字,遠遠不隻淺顯的字麵意思那樣簡單。

雲姒惱怒從他懷中離開:“你可真是有心了,我真不知怎麼謝你,我應該怎麼謝你?”

霍慎之靜靜看著她:“都是私心。”

他握住她的手腕,發了狠猛力將她拉倒懷中緊緊控製住:“你跟過我,便永生都屬於我。”

“我私心極重,哪怕是化成灰,也不想你名字前冠上其他男人的姓。所以,等會我出征歸來後,你若因我受了點委屈,亦不準離開我。”

雲姒當初誓死都要跟霍臨燁和離的架勢,給他留下了極深的印象。

雲姒看著他:“倘若你有了彆的人了呢?那我便是懷著你的孩子,也是要走的。我……我還要讓你孩子跟著彆的男人姓。我也是有私心的,你若是喜歡上彆人,非要要彆人,還跟彆人生孩子,我接受不了。”

低低的笑,從他的喉嚨溢位。

霍慎之說她冇良心。

拉過她來,便道:“會對你隻有責任,但是喜歡上彆人,要彆人,絕無可能。你每一處,都是我悉心養護教授出的,這世間,再也找不出另一個這樣的你,合我的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