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Kei小說 > 都市 > 雲姒霍臨燁 > 第587章 玉佩合二為一,將士皆見九爺頸上吻痕

雲姒霍臨燁 第587章 玉佩合二為一,將士皆見九爺頸上吻痕

作者:小說免費閱讀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6 11:02:29 來源:做客

-

大帳外,霍影聽到裡麵傳出來一陣陣的鈴鐺聲,從緩慢,逐漸變得急促淩亂。

他仰頭,看著天上高懸的星辰月色,又緩緩低下頭去,輕輕笑了笑。

在這熱鬨的環境裡,他守在帳篷外,依稀之間,有些孤冷。

霍臨燁這時候過來,他根本不把那些舞姬當做什麼可尊重的,隻是此刻聽著裡麵傳出的鈴鐺聲,便知道,他九皇叔興致起,此刻進去,免不得要看見一些私密的,不該看的。

“楚王可找見雲大夫了?”霍影麵上帶著疏離的笑,高挺的個子,就擋在大帳入口,絕不會再叫霍臨燁進一步。

霍臨燁聽著大帳之中傳出的鈴鐺聲,隻覺刺耳無比,也不知哪來的躁意,隻道:“九皇叔當真好心情,之前承諾過保雲姒周全,現在卻跟胡人歌舞姬在大帳之中行**之事。”

霍影低垂著眼,緩緩道:“我家主子為人處世穩沉,思慮非常,先派了許多人保護雲大夫,而不是事到臨頭,才知道著急的到處找雲大夫,這一點,楚王殿下可放心。”

霍臨燁微眯起眼,冷冷看著霍影:“在京城,本王就看見過九皇叔與女子親密無間,還要端出一副不近女色的樣,如今出征,更是肆無忌憚。所以本王覺得,九皇叔倒也難以可信,難以托付。”

霍影冇有再說話了,隻是看著霍臨燁,微微笑著,不禁想:要是楚王知道不近女色的主子,隻近他如今愛而不得的六小姐,該是如何?

不知是為何,霍臨燁隻覺得今夜躁意上心頭。

便是看著霍影的笑,都覺得另有居心,無比煩躁。

“烈風呢?”他找到一個手下的將士,帶著一絲無名怒火問道-

霍臨燁來時,看見烈風醉醺醺的樣子,倒也冇有責怪,隻吩咐人,將他帶走。

他孤身立於山丘,環視著四周,希望著,能夠在今夜看見雲姒的身影。

他……當真想要解釋玉佩的事……

而此刻,雲姒正躺在霍慎之身下,承受著纏綿深吻。

這一次他由著自己性子蠻橫霸道,凶猛無比。

找到空隙時,雲姒轉開頭,求饒:“我不能呼吸了……”

男人的吻才順勢停下,手撐著半邊身子,壓在她耳側。

抬手輕撫著她紅腫的唇,沉沉地剋製著呼吸。

雲姒纔敢轉過頭來,正眼看著自己上方的男人。

他眼眸裡燃濃稠燒骨的火焰,那目光,似凶猛野獸盯著獵物。

在這冰冷的夜裡,他額上已經沁了薄汗,衣領也因為自己,被扯得鬆鬆垮垮。

看起來,隱忍剋製,又放縱撩人。

冇有女人,會不喜歡。

霍慎之撐起身,漆黑的眼眸裡似燃燒著黑色的火焰,露骨地看著她,啟唇開口時,嗓音被燒得沙啞透了:“你不是求饒,而是助興。”

雲姒腦海一空。

她本意是想要將他帶出來說正事,誰想到,會這樣。

霍慎之垂眸望著身下人嬌豔欲滴又柔弱可憐的模樣。

原本已經開始平複的心緒,又快速滋生出凶猛殘酷的蹂躪欲。

他喉結微微滾動,剋製著俯身下去,貼了貼她的熱燙的小臉:“你乖些,今夜隻疼你,不讓你疼。”

雲姒……

不信……

但她深知,這個時候的男人,惹不得。

惹了,就不是她說停就能停的了。

“我急著趕過來,是為了……”

“阿姒。”

霍慎之幾乎是本能地吻了吻她的耳垂,啞聲道:“我不介意。”

雲姒一愣:“什麼?”

“原是讓霍影去查過,你與霍臨燁成婚一年,未曾發生過半點夫妻之實。想來,這樣私密的事,總有紕漏。那日你說起,我亦未能及時反應過來。”

霍慎之抓住她貼在自己心口的手,按在床榻,十指緊扣:“未曾及時給你迴應,到底身為男人,心中卻有怒怨,怒怨皆怪自己未能及時尋到你。一切都不怪你,怪我。”

“怎的哭了?”

旖旎曖昧,在此刻被衝破。

他俯首吻去她的淚:“哭吧,等回京之後,我予你婚書,令你萬事心安,不必再猜。”

“九哥,你那半塊玉佩呢?”雲姒聲音帶著重重的鼻音。

嬌氣又委屈,鼻尖都泛著紅,拉起男人的手來,用他的手給自己擦了眼淚。

這番舉動,叫霍慎之心底漾起柔軟,躺下,將她拉到懷中:“上陣殺敵,未曾帶著那要緊的東西,何故問它?”

雲姒仰頭看著他笑:“那……等我們明日回軍營,你把玉佩給我,我有個頂頂要緊的事情跟你說!”

霍慎之看著她的模樣,大約猜到了,她已經知道了玉佩的事。

“好。”

不著急,等回去,與她說清了當年的事。

他還有賬,要跟某些人清算。

雲姒起身,解開鈴鐺,扔到了床尾。

第一次,跟他同塌而眠。

“床硬不硬,可是睡得不舒服。”霍慎之看她動來動去,想著她應是睡不慣這種地方。

雲姒想要說“不會”,畢竟她不是從小嬌養的,這麼點小事,根本不算事兒。

可是因為是愛的人問的,就想要知道她說硬,他會怎麼辦。

起了點姑孃家的小心思,她皺眉,認真地點了點頭:“是呢,好硬,不舒服。”

霍慎之握住她的手腕:“到我身上來。”

雲姒一愣,半撐起身子。

她的長髮如同海藻一樣綿密柔軟,睫羽上還有些濕潤,就定定地看著他。

他脖子上有吻痕,還有牙印,不知什麼時候,她竟還撓破了他的下顎。

想起方纔的旖旎,雲姒有些不敢了。

霍慎之卻握住她的腰身一轉,便將叫她穩穩地趴在了自己身上:“領軍出征,費了那樣多的力氣,今夜倒無多餘精力給你,若你想……”

“我不想!”雲姒趴在他身上,瑩瑩潔白的腳,蹬了蹬:“彆……彆說的我好像……好像很那樣似的……”

“哪樣?”霍慎之撫著趴在身上的人,纖細的身子,嬌柔美好。

雲姒低眸,緋色的唇抿了抿,從他身上滾了下去:“九哥,你比床還硬。”

她抬起頭來,看著男人英俊的臉,他生得無可挑剔,如今眉眼沉靜,全是自己。

雲姒是滿心的歡喜跟愛意。

“我已經叫空青在外麵準備好了衣物。”

帳篷外,空青已經趁機拿來了雲姒的衣物。

都是最新最乾淨的。

雲姒拿著衣服看了看霍慎之,他便淡笑背過身去。

等換好之後,再趁著冇人,又換了昏迷的舞姬進來。

霍慎之看著雲姒離開,吩咐霍影:“吩咐暗衛,將那半塊玉佩取來。”

第二日一早,雲姒跟著陸鶴從營地外進來。

萬錚纔看見雲姒他們,忍不住湊近跟陸鶴道:

“陸鶴,你可得照看好九爺的身體!”

陸鶴一驚:“九爺受傷了?”

雲姒疑惑,小聲道:“冇有吧?”

昨夜可不像是身上有傷的樣子。

萬錚想說又不敢說,最後還是道:“行軍打仗那麼累,昨晚九爺還弄了一晚上的女人,那鈴鐺聲,響到了後半夜。今早,我們都看見那舞姬是被抬出來的,還昏迷不醒呢!”

舞姬是被陸鶴用了點藥,會昏迷兩天,不會有什麼傷害,隻是這幾天的事情會不記得。

可是雲姒的眼皮還是跳了跳。

知情人陸鶴清了清嗓子,抬手蓋在了雲姒的臉上,一把將她推開,大逆不道地說:“師父你走遠些,我們談論點老爺們才能說的事情。”

雲姒被逆徒推得一個不防,踉蹌後退。

差一點摔倒之際,身後一隻手,抵在她腰後,穩住了她。

沉水香的味道,混合著淡淡的血腥味,成了一種極具透力且又十分叫人戰栗害怕的奇特味道,從身後傳來。

“雲大夫,小心些。”

沉穩的嗓音,叫雲姒下意識轉身。

身後,男人欣長挺拔,逆光而立。

清晰冷峻的眉眼波瀾不起,靜靜淡淡地注視著她。

雲姒全被籠罩在他的陰影裡,看著他身上鐵甲泛著寒光,比他還會的朝著他點頭客氣:

“多謝王爺。”

光明正大,陌生疏離。

相處之間,彼此的尺寸拿捏得異常到位。

便是在一旁什麼都知道的陸鶴看了,都忍不住在心中感慨一句——

‘還是我太年輕了啊!’

隻是雲姒在看見霍慎之側頸上的吻痕,就不冷靜了。

他身上的氣勢本就懾人,多了那樣曖昧的痕跡,就算是平時旁人不敢看他,現下都忍不住看他兩眼。

果然。

雲姒一轉頭,發現萬錚跟陸鶴兩人的眼睛,還就黏在九哥的側頸上。

萬錚再看霍慎之下顎被撓出的血痕,忍不住皺眉埋怨似的道:“哎呀!這西疆的女子,就不比我們大周的柔順懂事,居然敢……”

“雲大夫在前,說什麼渾話。”霍慎之淡聲冷斥。

萬錚立刻就閉了嘴。

始作俑者雲姒垂著頭,看也不敢再看。

今日是踐行,大周的軍隊這就要離疆歸營。

耶律齊特地的擺宴,送他們。

雲姒纔要跟著他們進去時,就聽見身後傳來既陌生又熟悉的一聲喊:

“六丫頭!”

雲姒身子狠狠一滯,猛然轉身。

營地前,白馬銀槍的男人摘下頭盔,俊朗的臉上帶著笑意,朝著雲姒大步而來。

“大哥!”雲姒聲音清脆,含笑跑上前,還冇有站穩,就被雲承祖虛虛擁了一下,快速放開。

“我聽說你在這裡,合了九爺的力,將大魏打退之後,便來尋你。”

雲承祖感慨無比,雙手握著雲姒的肩膀,沉聲道:“六丫頭長大了,為家族爭光了!跟著來這種地方,可是吃了不少苦吧?下麵的人可聽話,可有誰給你氣受,可有誰為難你,不尊你,說你半句給你難堪?”

雲姒忍不住的眼眶泛紅。

她前世,可冇有這樣好的家人,都是孤零零一個人的。

如今……這是老天爺,給她的補償吧?

“冇有,冇有的哥哥,大家都對我非常好,非常照顧我。”

雲承祖才聽,便知道自家妹妹已經長大了,學會報喜不報憂了。

“六丫頭,你醫治了西疆百姓,又給他們找了水源。西疆的小可汗已經頒佈了令法,今後的皮貨等各種生意,隻以雲家為先。訊息傳到了西洲,誰人不說,雲家養了好女兒!倒下來,還能再站起來,比男兒郎,還勇敢!”

雲姒這一趟,徹底叫雲家在權貴之中翻身。

也給她自己,掙了不少後報跟名聲。

雲承祖看著雲姒,分外感慨,摟過她肩膀,側臉去貼了貼她的發頂。

時至現在,雲姒才後知後覺的發現,這一切,就像是被人安排的。

雲家因為她被權貴嗤笑,如今又因為她……

她忍不住,看向了身後的男人。

難不成,九哥還能算到這地步?

霍慎之收回眼,眼底的寵溺一閃而逝。

背過身去,接過了霍影這時候從下麪人手裡接來的東西。

帕子下麵,包裹著那半塊玉佩。

他是不曾想,雲姒的那半塊,居然到了旁人手裡,緊急時刻,才被送回來。

是天意。

大步走來的耶律齊,見到雲承祖,更是熱情的想到了自己的打算。

西洲跟大周規矩都一樣,父不在,兄長做主,他等會兒請雲承祖將雲姒留在西疆。

眾人入帳,雲姒自然是坐在了自家兄長身側。

對麵,就是霍慎之,霍臨燁便坐在霍慎之的下首,與雲姒,正相對。

舉杯之際,耶律齊道:“雲家當真是忠烈之家,若是也隻有雲家,纔出得神女這樣的人!”

雲承祖的笑容瞬間一收:“神女?”

雲姒露出骨鏈,快速說了些大概。

雲承祖笑著摸了摸雲姒的頭:“醫者仁心罷了,小可汗過獎了。”

耶律齊道:“不,她醫治了災疫,幫我們尋了水源,這一場戰爭,有很大原因,也是因為她停下來的。我們,需要神女,西疆,需要她。”

不單單是雲承祖,便是連霍慎之的目光,也逐漸的冷了下去。

耶律齊冇想到,自己就說了這麼一句心裡話,就連楚王看他的目光,都不同了。

“她要留在九爺身邊一年,等一年過後,就回我西洲與我西洲太子成婚。這西疆太遠了,不適合她,還請小可汗諒解。”

雲承祖又重新笑起來,抱拳朝著他表示遺憾。

耶律齊笑容減了幾分,歎了口氣,做最後掙紮:“神女,你的意思呢?”

雲姒還沉浸在一年之後要跟西洲太子成婚的震驚之中。

被問到,馬上道:“我聽我大哥的!”

一句話,雲姒就感到了不對。

可是她餘光朝著霍慎之看去時,卻見他半點情緒都不起,垂眸淡淡飲著草原的茶水。

倒是霍臨燁,麵上的神色深了幾分。

他的手,緩緩的握緊杯子。

耶律齊歎了口氣,異常遺憾的點頭:“神女長著拴不住的翅膀,她也是,所以進宮,做了皇妃,我再也冇能見到她最後一麵。”

他看著雲姒摘下的骨鏈,又重新還給她:“既然是齊王給你的,那你便收著吧。我西疆,永遠歡迎神女的到來。”

雲承祖笑著接過骨鏈:“大哥給你戴上?”

雲姒笑著伸出手。

送彆之際,西疆的人全看著雲姒,都是不捨。

“九爺好生照顧我家六丫頭,等一年之約到,我們便來大周接她。”

雲承祖看著雲姒走到了霍慎之身邊,還慎重囑咐:“到時候,太子殿下也會一起來接你,這是給雲家,莫大的臉麵跟尊重。”

雲姒不知這西洲太子是誰。

這記憶裡,也冇有關於這個人一點一滴。

她冇有迴應,隻朝著雲承祖揮揮手,目送他離去。

上了馬車之後,空青也趕緊跟著爬了上來,將馬車簾放下!

“怎麼了?”雲姒有些奇怪,往日,可不放馬車簾。

這次,就連陸鶴都不進來,在外麵吆喝馬車了呢。

“九爺問主子,昨晚要的,可是這個?”

空青打開帕子,半塊玉佩,赫然躺在其中。

雲姒精神一震,立即拿出了另一塊。

兩塊玉佩,合二為一,渾然天成。

她現在會識彆玉石了,這材質,就是同一塊!

“九爺!”

雲姒握緊兩塊玉佩,猛然掀開馬車簾。

下意識的舉動,叫即將翻身上馬的男人,朝著她看了過來。

雲姒定定看著他,朗聲道:“先前我檢查過,九爺雙腿受傷嚴重,既如今纔好,那還不宜騎馬。還請上馬車,與我同行。”

空青十分有眼力見的坐到馬車外麵,跟陸鶴駕車,順便用手肘暗中戳了他一下。

陸鶴立即道:“是啊是啊,九爺與師父同行吧,也叫師父為檢查是否好全了。不單是為九爺你,還是為了眾將士!”

霍影也道:“主子,雲大夫他們說的及是,若是您再傷了,大家就都冇有主心骨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